设为首页|加入收藏 |手机版
今天是:
正在加载数据...
您现在的位置:郑州市第二十四中学>> 学生工作>> 社团活动

社团活动

古风第三期

处室:本网站 作者:wjh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09日 浏览次数: 字体大小:      
  

 

散文天地 胭脂泪——七夕祭文 二(4)班     丁隽萌 樱桃暂破,引一曲情歌出喉,和着晚风,溶进一江愁水,东逝而去。 —— 题记 暮夏的江南,暴雨过后的空气带着新鲜泥土的清新,夕阳温润的余晖倾洒在河面上,粼粼波光,闪动跳跃,霞彩琳琅,云燕的翅梢掠过云尖,消失在一片血色中……金陵城被笼罩在一片黄昏的祥和中。 微风拂柳,碰触水面,漾起道道涟漪。秦淮河畔,南唐物语,似乎诉说着关于你桩桩件件的往事。江南水乡,走街串巷,细品商女琼楼弄歌,梨花雨浸过的嗓音,有一种化不开的浓韵,闻曲心动,闲拨垂柳,倒是把游客也弄得醉了。 那段时光,或许是你一生中最美好的日子吧!那位风华绝代的少女,曾说愿为你奉献一生,只为你一人起舞。就在决定了与你一生相随那一刻起,她曲你赋,你奏她吟,不想干预那繁琐的朝政,也无须干预那繁琐的朝政!只求做得梁上燕,岁岁相守常相见。 皇宫后山的小木屋已绕满青蔓,远远望去,覆盖着江南独有的湿润,烟雾凄迷,让人看不真切,琢磨不透,一如你在世人眼中一样。钟隐,钟情于隐居,不求富贵闻达,只愿携她手比翼一生,恩爱一生。面对北方强邻的虎视眈眈,怕是只有你才有这样的闲心来侍弄阶上的青苔,窗边的幽兰;怕是只有你才有这样的才华去研究诗词曲赋,品论音乐歌舞。当莹莹翠色映入眼帘,当窈窕佳人拥入怀中。“一壶酒,一竿纶,世上如侬有几人?”“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你愿做秦淮河里的一位锦鳞,在万顷碧波中寻找属于你的欢乐! 你向往着不受任何束缚,海阔天空随意飘飞,但命中注定要走进朝堂,穿上这天子的朝服。霓裳再舞,却舞乱了心绪。弦断声吞,白皙的指尖渗出一抹殷红。你也许早有预感,闲云野鹤一去不回,皇图霸业终是一条不归路! 身为男人,却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爱妻被人用花轿抬出小院,接进皇宫,喜庆的唢呐刺破寂寥的夜空;身为男人,却无助地看着自己的娇妻扑倒在床褥,放声痛哭,如子规啼血,让闻者心碎;身为男人,只能在小楼上久久南望,遥忆凤阁龙楼,玉栏雕砌,发出一声长叹……重光,你疼么? 试问世间,有哪个男子能缺心少肺般乐不思蜀?又有谁哪个男子能受得这般屈辱?自 杀虽是懦弱的表现,却是解脱的妙方,更何况手无缚鸡之力、身遭百般凌辱的你。但你却选择背着“违命侯”的名号屈辱地苟活于世间。你清楚,你不光是个男人,更是曾经的一国之君。你要为与你一起受降的臣民负责,为他们的性命家室负责!你懂得,男人终要为自己做下的事负责,即使起初不怨自己,可人不能一错再错。所有的一切,你愿意用自己瘦弱的臂膀一力扛起……重光,我为你自豪!  生于七夕,卒于七夕。永难忘,那夜晚妆初了明肌雪,甘为她披发长歌试天下。终结处,她一袭霓裳喜相迎,只待再次携手舞蹁跹。问世间,谁人掌管缘生灭,总盼望世世轮回永厮守! 今夜又是七夕,残月似钩,林间桂绽,殿前红花谢又开,秦淮水中荡起几许微红的枫叶,似你的情怀,你的精神。祠堂里,焚一柱虔诚的香,了却一世情怀,理好无尽的思,将它放置于心灵最深处,是你留给我的纪念……   雷 雨 二(2)班    张家燕 天阴深深的。以往这个时候,东方早已泛白。是要下雨了!风刮的门前的树哗哗作响,初秋的天气不知不觉加了些许寒意。 清影朦胧的小山村,只有一户人家亮起了昏黄的灯光。屋子里有四个人,他们都忙碌着。女人翻来覆去地检点着需要携带物品。 “妈,咸菜装好了吧?”女子开口问道。 “装好了,没什么东西落下,看天气有些阴沉,估计是有雨,还是早些出门的好。”老妇人整理着包袱,担心地望了望窗外。 男人背着很鼓的牛仔包,压得他有些驼背,手上也提了满满几大包裹东西:腊肉、咸菜、香肠、棉被衣物等…女人也是如此。 “爸、妈,我们走了,妞妞就拜托你们了!”男子说着,转过身,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现出湿润。在他们踏出家门的那刻,一道闪电像巨龙下凡一般直扑而下,划破阴暗的天空,接着就是“隆隆”的雷声,狂风大作,夹着些许水气。 “走快些,这雨说下就下!”男人对女人说道。 房间里的床上,妞妞睡得正香甜,身边还有爸爸妈妈的余温。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紧蹙的眉头令人分外爱怜。 “轰隆隆——”,雷声将女孩儿从梦中惊醒。“啊——”妞妞喘息着,手抚着急速跳动的心脏,眼中尽是迷茫,眼角泪痕未干。 狂风吹开了小屋的窗户,沙沙的摇曳着树叶,这声音像是在诉说着什么。妞妞急急的翻下床,踉踉跄跄跑到楼下,她惊恐地在屋子里寻找着,思绪波涛汹涌:爸爸妈妈呢?他们走了吗?他们不要我了?又转身爬上楼,从衣柜里翻出几件自己的衣服,往书包里一揉,背着便跑出了门。 出门时正撞在奶奶身上。妞妞急忙问道;“奶奶,爸爸妈妈呢?” 耳背的奶奶居然听清了妞妞的话,忙应声;“妞妞不急,爸爸妈妈一会儿就回来了…乖回去再睡会儿吧。” 妞妞不顾奶奶的阻拦,追了出去。狂风闪电一阵接一阵,四周的植物都在动,像是在应和妞妞的悲伤。雷声依旧不断,暴雨瞬间而下,不一会便淋湿了妞妞。而她却自顾自的向前跑着,嘴里大声喊着:“爸爸,妈妈” “勇子,我好像听见妞妞的声音了!”随行的老人对儿子说。 “爸,好像就是妞妞的声音。”女人留意了一下,忙应道。说罢急急的往回跑,看到了浑身湿透的女儿。 “妞妞,快到妈妈这儿来1”女人心疼的张开双臂招呼道,妞妞很惊喜的扑了上去。 “妈妈,带我走吧,我想和你们在一起!”妞妞啜泣着。 妈妈无奈的垂下眼帘;“乖,爸爸妈妈现在没办法带你走,你在家要听爷爷奶奶的话,等过段时间有钱了就回来接你。” “真的不可以吗?我保证以后乖乖听话,不让你和爸爸操心,我会帮你们干活,干很多活…你们就带上我吧?”妞妞不死心,仰着头,眼里泪光闪烁,哀求的神情让人不忍拒绝她。 “孩子,这都怪爸爸!如果我可以挣更多的钱,给你和妈妈好的生活,就不会让咱们一家分别了!怪爸爸无能啊!你在家等爸爸妈妈两年,就两年,爸爸一定回来接你!乖乖听话啊!” 妞妞从未听到过爸爸这么温柔的说过话,忍不住点点头,她沉默了,在沉默中彻底妥协了… “那,让我送送你们?”妈妈牵着妞妞,向前走去。雨雾朦胧,前方一片模糊,不知哪里是尽头… “我会好好的!”妞妞默默的想。一时间,风更狂了,雨更大了,天色更昏暗了……     心中秋景 二(1)班   张苛新 这个季节深匿在一种静谧中,它惟属于秋。 一段梦曾被我埋下,但它已随风逝去,随雨滴落,随雾朦胧…… 走在阔叶林间,感受秋的肃杀;踏着那从空中飘下的落叶,它们也许并不想平凡一生,可又怎能逃过此劫?陪衬它们的是深邃的碧空,轻薄如絮的云。 凋零的叶,你听过“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么?你的飘零难道只是代表着你一生的终结么? 当然不! 也许在你飘落的瞬间,会有精灵踏着你们铺成的阶梯,慢慢地,像是在走水魔方一般。轻巧蹦跳地寻找他们的伙伴,或是在你们的飘零中寻找片刻的宁静,躺在你身上想看看这秋雨是怎样的朦胧,思索着…这么美的秋景怎么只剩下我这么一个不为人知的蓝精灵? 林中的夜是寂静的,林中的月是皎美的。夜幕降临,月朗星稀,在夜空悄然闪烁。有时连星星都不愿出现了。在这寂寞的林中,月实在是静的过分了!静的孤独,又不只有孤独…忽然在看雨的蓝精灵又飞来了,漆黑的夜晚,什么都是黑的,它在稀疏中泛着一丝蓝光,那光芒里透着纯洁。它落在树梢,用风铃般的歌声吟唱: 我就是那个渴望感情的蓝人啊 你愿意住进我的心吗? 我就是那个千辛万苦的蓝人啊 你愿意原谅我的心吗? 我就是那个终将离去的蓝人啊 你愿意记住我的心吗? 寂静的夜,绵绵的思… 这个季节属于我,属于秋,我悄惊地融进它,它帮我藏匿着新愿望…     爱玩说 二(4)班   贾子佩 我爱玩,熟悉我的人都知道。可我很会玩,却没有人之道。 我有过天真烂漫的童年时光,那是我喜欢观察墙角处的蚂蚁,以此为乐。我向它们扔些馒头碎屑,它们便从洞穴中探出头来,排成长长的队走向食物。它们一只咬上一口,馒头屑就变得更碎小了,接着它们再排成长队将食物抬回洞中。我拿着棍子将那只领头的拨到一边,剩下的便赶紧跑到那只被我送去“旅游”的蚂蚁旁边,触角一动一动,好像是在询问发生什么事了,又好像在慰问它有没有受伤。之后又排好队回到洞里…我想它们此时肯定在接受洞里其他蚂蚁的表扬,满足的享受着那些“成果” 那是多可爱啊! 我爱玩,我喜欢去河边沙滩上玩,玩那些阳光下晒得暖暖的、松软的沙子,那时我的心里总是被幸福胀的满满的。每次我都会将心里幻想出的心语小屋与我心爱的人用沙子描绘出来。那些成形的沙子,很漂亮,是我一手铸造,我悄悄告诉它们:“我爱你们啊,你们知道吗?” 我爱玩,我有许多好朋友,我喜欢和伙伴们在一起,很热闹。或许在别人眼里,那些行为总被翻译成:“疯”,但谁又能理解我们之间的乐趣呢?我喜欢和她们偶尔恶作剧一下,这也是我的强项,每次总会让自己笑上几分钟,她们对我很无奈,我却很高兴! 我爱玩,很爱玩,爱玩游戏,爱玩恶作剧,爱玩…这世上所有的事物好像都可以做我的玩具…谁不喜欢玩呢?不喜欢玩的一定是个呆子,不是读书读傻了就是脑子有过重创!最重要的是在玩中学到些东西,知识并不都在书中,生活中的知识要比书里的多得多,这要看你会不会在玩耍时观察了,就像那些可爱的蚂蚁… 悄悄告诉你吧,我还玩小说呢!哈哈,你们不知道吧!       与其暗恋,不如告白   二(7)班   王寒俏   那是我几年前看过的一部电影了。依稀还记得,电影画面中那一片白皑皑的雪山,渡边博子着一袭动人的红衣面向山峦呼喊着,一遍又一遍:“藤井君,你好吗?我很好!我想念你……想念你……” 一封寄给天国中男友的信件无意揭开的一段不为人知的暗恋真相。这份暗恋是贯穿整部电视剧的线索:博子暗恋着逝世的藤井,总是给天堂的他写信。可后来她却发现藤井真正的爱人竟是自己高中时代的同学、与藤井同姓的女生——藤井树!影片中,我们会质疑,藤井树的暗恋到底是谁?影片结束了,片尾却没有告诉人们未来,只是博子一遍又一遍的:“藤井君,你好吗?我很好!我想念你……想念你……”可是,总是没有未来,谁还又在乎结尾呢? 两个女孩儿,一个爱而未知,一个爱而未得。一份青涩的暗恋,却永远无法得到天国中男孩儿的回应…… 其实,那些年少轻狂的暗恋,谁曾没有呢?或许只是日记本里密密麻麻的字迹;或许只是在他停留过的地方稍作留恋;又或许在他看不到你的时候对着他露出一抹笑容;或许只是远远看上他一眼便觉得是最大的满足…谁的青春年华中,没有这样一个让自己痛并成长的人驻足过呢? 一个人的年少时光若是没有一场暗恋,又怎会体会到爱一个人的千滋百味?又怎会体会到青春的青涩?若是没有一次暗恋,那也是人生的一大遗憾…… 其实我想把这些话写给每一个纯真年代都有过暗恋经历的人…… 谁的年少青春没有像博子这样爱过一个少年?谁的花样年华没有尝过暗恋的酸涩? 或许此时他只是一个男孩,或许多年后他会有个温柔的妻子,一个完美的家庭,幸福的生活。生活总在继续,残酷的不止是现实,亦是青春。不告白的话,或许一辈子,谁也不会知道结果了! 你可能会成功,那自然是极好的;你也可能会失败,那样也挺好,这样一份酸涩却又难忘的暗恋总会成为你少年时最美好的回忆。因为毕竟爱过一场,自己的选择,总是无悔的……只是,若失败了,一定要尽快收拾好心情,重新奋起,继续自己的生活。 正如影片的结尾,那白皑皑的雪山之巅回荡着一个声音:“藤井君,你好吗?我很好!我想念你,想念你……”那是博子对藤井最纯真的爱恋。 所以,与其暗恋,不如告白!    诗歌园地 四季词   二(4) 丁隽萌   蝶恋花·春残 昨宵梦魇入境殊,闻语色哀,寒意阵袭来。 伊人漠视冷凝血,唯映昏后一夕白。    倚栏独饮愁绪出,怅醉欲舞,无人津其故。 奈何君心已无情,更叹寂寥吟殇赋。   定风波·夏雨 初夏时节,昼遇大雨,周遭空无遮蔽。同行皆蜗于房舍回廊,余独扬长而去。观雨中好景,与晴日有异。忽忆东坡《定风波》,兴顿起,和词一首,以表心迹。 忽闻敲窗打叶声,霭昏云低夏风急。空无遮蔽人独去!何妨?叶曳肥绿怜自生。    回念东坡遇雨事,无奈,寞吟湘曲客伤心!少时遥遥谁人忆?几许?独行须解琼花意。   (摊破)浣溪沙·秋愁 萧萧木叶兮寒秋,霜降无情怨无由。燕去花谢水东流,泪凝眸。 寒波映面欲语休,秋下一心便成愁。梦里尔伴相吟月,落沙洲。   一剪梅·冬殇 黄昏夕褪霞彩琅,月下林间,白梅盈香。庭院深深深几许?几重花树,几曲回廊。 清风良宵离人醉,暮鼓晨钟,临水晚唱。红袖欲拭腮边泪,经年谁共,应叹韶光!   萤火虫   二(2) 刘冬萍 薰衣草香弥漫的夏夜 星光无形蔓延 萤火虫只是不愿 让生活陷于无尽的黑暗 没有丝毫同情 没有半分无奈 就在昨日的夜晚,再次重现   萤火虫只是不愿 没有人来陪伴 安详与阴森之间 全都烟消云散 每一丝温暖 每一份甘甜 也被无意的打破 如沙漏般流散 无力去阻止,却不甘愿   萤火虫因为不愿 所以化作星光蔓延 无数的夜晚 因为那一抹微光陪伴 心,不再孤单 当生命走到尽头 它们也会变成星星 闪烁在天边,没有留下遗憾       谁把流年暗偷换 二(2)班   唐琳   守望是一种孤单 像不愿南飞的鸿雁 置身温暖也会不安 守望成一种习惯 明媚的不只是艳阳天 笑的表情与快乐无关 到后来才敢自己承担 只是再回不到天真的童年 …… 望镜轻叹,如此容颜 竟是何人,偷换了流年?       夜猫 二(2)班 秦冉   我是一只在黑夜里咆哮的猫 孤傲地行走伴着寂寥的歌唱 我是一只在黑夜里静驻的猫 冷落了星空却意外恋上冷风   我彷徨张望,妖娆走在河边 清澈的瞳孔透着血色的硝烟 孤单的背影,不和谐的笑脸 暗淡的皮毛也是昔日的辉煌   我是一只在黑夜里哭泣的猫 温暖已丢弃就一人尽情沦丧 我是一只在黑夜里舞蹈的猫 一瞬的张狂遗忘前夜的悲伤      校外来稿   花枝词 紫 苏 墙角寥落数枝桃,风下摇曳金钗摇。 莫待花落留遗恨,花落人愁容颜消。 昨夜忽梦少年事,今晨方觉年岁高。 劝君今日听吾言,折花莫待花枝老。   虞美人 紫 苏 沉塘骤雨风残叶,舟下鱼蛟咽。 卷帘疏漏打叶声,念情缘灭了只剩青灯。 翠玉撞碎烟雨夜,山寂空苍色。 桨楫青藻绕缠生,不恨曲终了人散舟横。   如梦令 商 君 彼岸花开无助,谁影彼印阎罗目。 夕旦小轻舟,河畔待三生顾。 归路,归路,三尺莫留苦楚。
分享: